这张45年前的老照片掀开了足球明星的商业时代

  1972年3月,七名备受瞩目的伦敦足球运动员聚在一家豪华餐馆,被传奇摄影师泰瑞-奥尼尔(Terry O’Neill)拍了一张照片,希望能够靠名气吸引人们关注,但结果却未能遂愿。

  1972年3月份,在英国首都伦敦的一家豪华餐馆,七名在伦敦踢球的明星球员齐聚一堂,准备拍一张合影。他们自称“部落”。

  边前卫阿兰-鲍尔(Alan Ball)刚刚以22万英镑的创纪录身价转会双冠王阿森纳,他穿着时髦得体的圆领衫和夹克。女王公园巡游者前锋罗德尼-马什(Rodney Marsh,即将与曼城签约),特里-曼奇尼(Terry Mancini)和维纳布尔斯(Venables)也在那儿。除了他们之外,参与合影拍摄的球员还有效力西汉姆联,曾随英格兰国家队获得1966年世界杯冠军的吉奥夫-赫斯特(Geoff Hurst),以及切尔西后卫大卫-韦伯(Dabid Webb)和中场组织者阿兰-哈德森(Alan Hudson)。

  在那家餐馆,传奇摄影师泰瑞-奥尼尔为这七名球员拍摄了一张《教父》风格的照片,刊登在了次日的《太阳报》上。

  “球员们开始变得更敏锐,意识到了无限的可能性。”前中场球星维纳布尔斯说,“‘部落’希望充分利用他们的名气。”随着摄影师按下相机快门,这些顶级足球运动员迎来了一个充满商业机遇却又动荡的新时代。

  在球员传记作品《战犊:喇叭裤时代的英格兰足球》(The Mavericks: English Football WhenFlair Wore Flares)中,作者罗勃-斯汀(Rob Steen)写道,“阿兰-鲍尔和一个商界熟人设想了成立‘部落’的光明前景……他们想要利用几名球员联合起来的吸引力,目的是通过各种宣传渠道创造额外收入。”

  “我记不太清楚了。”鲍尔后来说,“但我记得看到特里-曼奇尼拿着一根巨大的古巴雪茄。”曼奇尼拍照时手中确实拿着一根雪茄,不过他坚持说:“我这辈子从不抽雪茄,我不是雪茄迷。”斯汀称前切尔西前锋彼得-奥斯古德(PeterOsgood)也是“部落”的创始成员之一,鲍尔对此说道:“奥斯古德没有参与照片的拍摄,后来也没有参加过我们的活动。”

  事实上,拍照的点子并非鲍尔提出,而是传奇摄影师泰瑞-奥尼尔(好莱坞女星拉奎尔·韦尔奇的官方摄影师)和前曼城主帅马尔科姆-艾利森共同想到的。艾利森因故未能到场。哈德森和维纳布尔斯都希望在国王路附近的一家餐馆拍照(作为一名切尔西球迷,奥尼尔的故居就在国王路附近),但最终他们决定在舰队街附近的Terrazza Est拍照。

  “在那之前,我从未与足球运动员合作。”奥尼尔回忆说。在夜里,奥尼尔经常与“摇摆伦敦”时期的年轻人交流;他曾为法兰克-阿尔伯特-辛纳屈、罗伯特-雷德福等好莱坞顶级明星拍照,还为流行乐队滚石、披头士和崔姬、简-诗琳普顿等模特拍过照片。

  “我觉得球员既像明星,也像模特和音乐家。”奥尼尔说,“乔治-贝斯特就很像电影和音乐界的一些明星,有人认为‘部落’试图抓住贝斯特的上衣后摆……这也许不是无中生有,但当我为他们拍照的时候,我希望通过其他方法展示他们的个性。”

  曾代表爱尔兰国家队参加5场比赛的曼奇尼补充说:“在商业领域,某些人更精明,但当时没有顾问指导我们。我们的想法很好,不过稍微有点不协调。”

  “部落”没有赚到多少钱。“我估计是因为它失去动力了。”前切尔西中场球员哈德森告诉《442》杂志,“(照片)根本没有为我们创造任何收入,但赚钱也不是我们的唯一目标。”

  鲍尔则坚持认为,那张照片极其重要。“它太重要了,因为如今球员们都开始成为明星,会寻找更多潜在的赚钱门路。”

  “如果你像鲍尔、马什或者我这样有一点个性,那么你就能出名。”哈德森说,“我拍过一些商业照片,形象出现在伦敦各地。我不知道还能够利用自己的名气做些什么,但我乐在其中。”

  “部落”成员还开始为汽车品牌名爵(MG)拍照做宣传。“一家当地经销商找我谈合作,但我必须做出一份承诺,那就是在接受采访时必须谈到我的名爵车。”鲍尔透露。

  “有时我们让记者知道我们会光顾某家迪斯科舞厅,或者赌场。”哈德森说,“当然,酒吧、餐馆等的管理层喜欢我们这么做,他们都喜欢这种宣传,经常会提供免费的食物和饮料。”

  在许多人看来,著名足球运动员都是白手起家获得成功的榜样。“我认同这一点,因为我(与球员)的背景非常相似。”泰瑞-奥尼尔说,“上个世纪60年代,伦敦东区已经超过了西区。为什么不呢?球员们的故事让你知道,只有你有才华,你也能够走上人生巅峰。”

  与金钱相比,“部落”的几名成员似乎更渴望积累名气,免费进入伦敦上流社会。“我就是个热心肠的人。”职业生涯两次代表英格兰国家队参赛的哈德森补充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商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特里-维纳布尔斯那样!”

  虽然吉奥夫-赫斯特和罗德尼-马什都有房地产生意(赫斯特在退役后转而从商),但在这些球员当中,维纳布尔斯最擅长利用自己的名气经营各种副业。“我喜欢探索各种各样的想法。”曾经营夜总会、开发桌游,还当过小说家、歌手和评论家的维纳布尔斯说,“足球运动员不应该觉得受到了束缚,一辈子只能踢球。”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球员看到了商机。凯文-基冈与亨利-库帕参与了百露(Brut)广告片的拍摄,并曾在英国石油公司(BP)的广告片,以及《Little andLarge》《Superstars》等电视剧中出镜。这位金球奖得主还曾发布一首叫做《Head Over Heels in Love》的单曲,在1979年进入了英国榜单的第31名。

  “我总是热衷于探索不同的途径,总是想要努力工作。”这名前利物浦和汉堡前锋说,“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某些球员已经进行了尝试,我的顾问从他们的错误中学到了东西。”

  其他球员也从这一趋势中获益。在经纪人琼-霍尔姆斯(Jon Holmes)的帮助下,基冈的英格兰国家队队友彼得-希尔顿(Peter Shilton)与Gola达成合作。1979年,诺丁汉森林球员特雷威尔-弗朗西斯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税后年收入达到100万英镑的英格兰球员,他的经纪人丹尼斯-罗切(Dennis Roach)说:“对特雷威尔来说,他可以选择探索无数种媒体和商业渠道。”

  感谢那张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照片,上世纪70年代的一批球员进入了一个充满了商业机遇的新时代。自那以后,他们从未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