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室影响西班牙足球文化 “皇家”头衔“泛滥

  在西班牙足坛,像皇马一样拥有“皇家“称号的球队可谓多如牛毛,半数西甲球队都与皇家结缘,如:皇家塞尔塔维哥,皇家马洛卡、皇家萨拉戈萨,皇家拉科鲁尼亚在这10多家西甲俱乐部队徽上无一例外拥有一顶皇冠,代表着他们无上的荣光。同时,身处乙级的巴拉多利德、穆尔西亚、贝蒂斯等球队的全称也以“皇家”开头。

  “皇家”称号流行于上世纪开头20年,西班牙王室为笼络人心,而册封了一大批以“皇家”这一称号开头的运动队。从1910年册封圣塞瓦斯第安自行车俱乐部开始,时任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在十几年间册封了近50支各色球队。当然,这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册封,还是1920年6月29日,马德里足球俱乐部得到了“皇家”的头衔,“皇家马德里”正式成立。

  “皇家”是身份的象征,在一些和王室有着激烈冲突的地区如加利西亚和阿拉贡,他们的俱乐部同样也以“皇家”为荣。到了上世纪20年代末,西班牙王室因为穷兵黩武而进一步激化了国内矛盾,大批手工业者和部分无产者开始反抗王室的统治,阿方索十三世迫于国际国内巨大的压力而退位,西班牙王朝也于1931年被推翻。这一时期“皇家”的称号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大多数俱乐部还是保留了这一称号,只有比利亚雷尔、加迪斯、奥萨苏纳等少数球队抛弃了“旧爱”。弗朗哥独裁统治时期,“皇家”称号更是成为了人们的一种缅怀。直到1975年弗朗哥去世,胡安卡洛斯一世宣布成为国王,他一系列开明的举措增进了国内民族间的和解,化解了内政外交方面的诸多危机,使西班牙逐渐过渡为君主立宪制国家。此刻,“皇家”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成了“民主”的近义词,“皇家”也自然成为了象征荣耀的称号。?

  真正更名为“国王杯”还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以屠杀人而闻名的大独裁者弗朗哥晚年回归天主教,在无尽的忏悔中,将把持了四十余年的政权交还给了皇室。年轻的卡洛斯一世登基后所采取的一系列民主措施深得人心,和足球运动息息相关的西班牙人民为了表示感激崇敬之情,1977年,正式将西班牙杯更名为“胡安卡洛斯一世国王杯”并一直沿用至今。

  在西班牙足协官方的史记中,国王杯仅仅拥有32年的短暂历史,但这并没有影响它的辉煌。1978-1990年间,巴萨获得了5次杯赛冠军,第11座奖杯被永久授予了他们(巴萨、毕尔巴鄂竞技、皇马等队都曾因为连续获得西班牙杯数次而永久珍藏奖杯,来年的锦标只能另制新奖杯)。截至目前,巴萨名列国王杯赛榜首,总共获得8次冠军;皇家马德里,马德里竞技和萨拉戈萨4次夺冠并列次席;瓦伦西亚和拉科鲁尼亚也各得2次。这里,不少球迷有一个误解,即没有“皇家”称号的巴萨好像对西班牙皇室不屑一顾或是不受王室待见。

  其实不然,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的父亲胡安正是巴塞罗那公爵,在该地区德高望重。国王的二公主克里斯蒂娜也在巴塞罗那市生活工作,其夫君就是巴萨手球俱乐部的明星球员伊尼亚基。他俩是自由恋爱并经国王同意结婚的,这一举动也将王室同百姓的距离进一步拉近。因为女婿来自西班牙北部具有独立倾向的巴斯克地区,国王这种豁达、开放的态度令全体西班牙人称颂。而二公主夫妇到诺坎普助战的频率远远超过国王光临伯纳乌的次数,加泰罗尼亚球迷也为自己的球队拥有最多的国王杯而感到无比自豪。

  作为目前整个欧洲仅存的以王室名义嘉奖足球精英的赛事,国王杯赛谱写了伊比利亚半岛足球重要的一页,记载了不少足球巨星的欢乐和遗憾:德国名将舒斯特尔是国王杯赛中的佼佼者和幸运者,他一人分别与巴萨、皇马、马竞6次举起国王杯;阿拉贡内斯则是教练中与国王杯最有缘分的人,他率领马竞和巴萨先后3次获得杯赛冠军;惟一一位做球星和教练均获国王杯的人是克鲁伊夫,他在1978年和1990年分别穿着球衣和风衣从国王手中接过奖杯。

  不只是荣誉满足,西班牙王室对于国王杯获得者的奖励同样也很诱人。奖金总体发放额度已经达到了近千万美金,皇室象征性的50万美金支票和例行召见同样具有诱惑力,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可以直接进入欧联杯正赛,俱乐部在广告和电视方面的收入将因此直线上升。

  南非世界杯落幕之际,媒体上最惹眼的一张照片该是“全球最美王妃”莱迪齐亚与卡西利亚斯在球队更衣室激情相拥的情景,它所传达的是西班牙足球与王室成员的亲密无间,血溶于水。

  早年间,西班牙王室的亲戚、英国戴安娜王妃曾对西班牙王室非常热衷于足球而不是马球和马术等贵族运动而倍加赞赏;在当年宣布放弃法国王位继承权时,西班牙菲利佩王子也谈到在热爱皇马的前提下,不会放弃对于马赛俱乐部的偏爱

  在西班牙国内,王室低调、平实、亲民的形象深入人心,赢得了国民的一致爱戴和拥护。同时,他们通过国王杯与足球结缘,与民众的情趣爱好完美契合,更为自己大赚印象分。这也是“王室景色”之于西班牙足球文化须臾不可或缺的重要原因。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