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足球靠钱崛起 中医针灸供不应求立功劳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俄罗斯队年轻小将戈洛温大放异彩,得到了切尔西等众多豪门的追逐。俄罗斯足球有过高光时刻,但也有长时间的沉寂。此次世界杯,从赛前不被看好,到如今炙手可热,俄罗斯足球颠覆了人们对它的固有印象。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在旅居俄罗斯20多年的华侨任蓉看来,俄罗斯足球在青训方面可学的东西有很多。

  任蓉是上海人,25年前毕业于中国西北政法学院之后,她到俄罗斯留学,毕业后她选择留下来闯荡,开始了她的创业之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的确是一个淘金的好地方。任蓉开了贸易公司,经营得还算比较出色。有了经济基础后,任蓉的眼光就放得更加长远。她发现中俄民间的交流比较少,特别是在文体领域有很多空白。

  于是,她开始投入中俄之间各种民间文体交流项目,如将俄罗斯歌剧《沙皇的新娘》带到了中国,促成鲁迅展登陆俄罗斯等。2010年俄罗斯申办2018年世界杯成功,足球成了她的新目标。

  2015年,第一届国际青少年校园足球邀请赛在中国上海举行,来自中、俄、德、澳、西等8个国家的12支U18男子青少年校园足球队切磋球艺。当年的比赛非常成功,上海市政府也将这项比赛纳入了自己的规划,每年举办。

  “筹办阶段非常辛苦,各国热心的华侨负责牵线搭桥、联系球队,每个人都搁置了自己的生意,但想着能为祖国的足球尽一份绵薄之力,内心感到无比开心。”作为比赛的发起者和执行者之一,任蓉说,按照一支球队30人的规模,机票、食宿、场地、宣传等是一笔结结实实的费用。由于是青少年比赛,很难找到赞助商,于是华侨们自掏腰包扛了下来,经过将近1年的努力,共筹得930万元,将比赛办了下来。

  通过比赛,任蓉发现中国青少年与国外青少年之间的差距比较明显。长期旅居俄罗斯,任蓉对俄罗斯足球的青训之路颇为了解。

  任蓉说,俄罗斯孩子在五六岁时就开始了体育锻炼,其中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足球或冰球。俄罗斯也有校园足球,中小学生在每天6小时的正常学习时间之外,都会参加大约1.5小时的足球训练。这些孩子的足球教育都是由足球学校免费提供,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接受专门的足球训练,这个传统从苏联时期一直保持到现在。对比俄罗斯,任蓉认为“学任何运动都要花钱”的中国体育教育给家长带来的经济成本过高。

  此外,俄罗斯的小球员经常有比赛机会。在一些条件好的训练学校中,甚至会有来自西班牙、意大利等足球强国的球队来进行交流。通过与这些高水平的球队比赛,小球员们成长速度非常快。“其实中国小球员们还是很有可塑性的,缺少的是眼界和综合性,一旦有人为他们打开眼界,他们的成长会很快。”任蓉说。

  同时,俄罗斯也有专业的足球学校,这些学校对文化教育同样重视。在“全民高等教育”的制度下,全国统一考试的成绩只作为俄罗斯高校招生的参考,从小就走足球路的学生可在高校自主招生的环节顺利进入大学。“俄罗斯根据不同年龄孩子的训练内容和方法都各有特色,四到五岁主要是培养兴趣爱好,六到八岁孩子的训练内容也是各不相同。除了训练技术,更重要的是训练孩子们的足球头脑,足球学校的课程中有跳棋和国际象棋训练,不仅要会下,而且要下得好。”任蓉说,在俄罗斯人看来,一个球员不会下国际象棋,那么他在球场上将无所事事。

  记者租住的公寓位于莫斯科大学附近,这里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开放式小区,仅足球场地就有3块,小的是笼式足球场,大的则是一个标准十一人制场,临街商场的广场上,还有一个五人制足球场。这些场地都是全天开放,一天到晚都有人在踢球。白发老人、五六岁的孩子、技术出众的半专业球员大家可以组队踢,记者也多次加入其中。草根足球是一种其乐融融的状态,不像国内的足球那般功利。

  任蓉告诉记者,足球场地设施的窘状曾严重影响了俄罗斯足球的发展。为改变体育场地设施落后局面,俄罗斯2008年发布了体育发展的联邦纲要,将兴建体育基础设施作为首要方向,投资约40亿美元。

  “2008年到2012年是莫斯科足球的繁荣时期,大量的橡胶和人造草坪开始出现。”任蓉说,10年前,俄罗斯流行的是“纸箱球场”,就是孩子们在一片土地上围上破纸箱,圈成一片足球场,如今所有“纸箱球场”都被修缮一新了,铺上了人造草坪或砾石,周围竖起高高的围栏,有的还架设了灯光。

  根据俄罗斯2016年发布的数据,他们已经兴建了1000座免费为儿童开放的足球场地,以及2000座面向大众的小型足球场馆。然而俄罗斯在足球发展上并未安于现状,他们计划在2022年之前全面发展草根足球,预计投资总额为68.9亿美元。

  “俄罗斯足球的发展越来越好,与政府的政策和规划密不可分,足球有长远的顶层设计,像针对青少年足球的培养、球场的建设、政府的支持等,他们都在不断的努力,为俄罗斯足球走向强盛提供后备保障。”任蓉说。

  世界杯期间,任蓉在中俄之间来回穿梭。今年8月,她将带领24名学生及6名老师到俄罗斯进行为期十天的足球训练,亲身感受俄罗斯足球。这样的学习交流活动,她已经组织了很多次。

  此次训练的地点将在下诺夫哥罗德,任蓉说,这个足球基地的设施条件特别好,是国家级的训练基地,处于森林之中空气质量好,负责人一开始并不想对任蓉带来的孩子们开放。任蓉花了很多的功夫才打动了对方,靠的还是老祖宗的瑰宝中医。

  “我跟对方谈了很久,对方一直不松口,直到我说我可以引进中医,开一间诊疗室提供中医针灸服务。”对方听到这一承诺,终于同意了合作。“针灸在俄罗斯很贵,供不应求,治疗一次至少要100美金。”

  任蓉说,2018年是俄罗斯首次举办世界杯,俄罗斯队成绩斐然,这很大程度上将点燃俄罗斯全民足球的热情,尤其是对青少年足球人才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激励,更是一种莫大的契机。未来,她希望能将俄罗斯足球的可取之处传递给中国,为怀有足球梦想的中国青少年实现足球梦想搭建平台。

F